英伟达没错失他成“半导体超级霸主”

  • 时间:

原标题:英伟达没有机会成为“半导体超级大国”来源:钛媒体APP

图片来源@ vision china

文吉蕾科技(leitech)

在用RTX 30系列撼动了整个数字市场之后,英伟达显然是不够的。今天早上,它又抛出了一个沉重的消息:英伟达将以400亿美元(约合2728亿人民币)的价格从软银手中收购英国芯片设计公司arm。其实早在7月份,收购传闻就满天飞,只是当时双方都不承认。

作为当今移动架构的代言人,arm所有权变更带来的震撼可想而知。无论是苹果、华为还是小米,这些公司的内部芯片都大量采用了arm的设计架构(Cortex你肯定听说过)。而且ARM处理器在智能家居和物联网设备中的地位也可以用“绝对霸主”来形容。

如果英伟达成功收购arm,那么英伟达将占领全球最大的桌面GPU市场——AI平台移动处理器市场。虽然这个消息非常“爆炸性”,但经过冷静思考,肖磊做出了一个判断:这次大规模的合并最终会烟消云散。

是什么促成了这次收购?

要研究这次收购的前因后果,需要介绍这次收购的两方:卖方控股方软银和买方英伟达。

软银集团之所以为国人所熟知,最大的原因无疑是在阿里巴巴成立初期充当了“天使投资人”的角色。马云在第一次投资时别无选择,他用几分钟的演讲给创始人孙正义留下了深刻印象。未经实地调查,孙正义向阿里巴巴注入了4000万美元。时至今日,软银依然是阿里巴巴的最大股东,股份转换已经超过1000亿美元。国内媒体经常引用这个故事来支持孙正义的投资愿景

然而一向大方的孙正义今年却跌跌撞撞。4月13日,软银集团宣布,预计截至2020年3月的财年将出现1.35万亿日元(约合125亿美元)的运营亏损,这是软银39年历史上最糟糕的年度表现。

软银巨额亏损的主要原因与孙正义的激进投资策略密不可分。甚至在过去,软银投资的各种创业公司都是亏多赢少,靠赢家的暴利养活自己。疫情引发的全球经济寒冬,让软银的财务状况雪上加霜。

如果软银出售arm的原因很简单,那就是缺钱,那么英伟达收购arm的动机可能更耐人寻味。

从表面上看,英伟达希望利用arm为其移动战略增添活力。毕竟自己的Tegra移动芯片可谓惨淡收场;而且arm不仅在手机和平板领域出名,在数据中心和物联网设备厂商也很出名,ARM处理器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能力。

然而,肖磊认为,英伟达收购arm的另一个原因在于未来营销模式的改变:英伟达看中了arm出售专利的盈利模式,并希望将其纳入产品版图。在收购声明中,英伟达还描述了未来的愿景:扩展arm原有的IP许可策略,改进arm的服务器芯片。英伟达希望将arm与现有产品深度结合,通过软硬件结合,定义全新的销售模式。

为了缓解公众对垄断的担忧,英伟达在公告中多次表示,将保证收购后的商业中立性,其总部不会迁至美国。然而,这种说法在当今极其现实的环境下显得苍白无力。

收购背后的政治

在宣布收购后,肖磊看到许多社交平台都在担心中国手机制造商。这种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。在目前的国际形势下,arm被美国企业收购,这意味着国内手机厂商的芯片解决方案将受到美国政策的限制,形势将更加不利。

然而,虽然买这个瓜很大,肖磊一点也不担心。虽然arm和NVIDIA都不是中国企业,但根据中国反垄断法,只要双方在中国的营业额达到一定数额,并购就必须上报中国商务部。

第三条经营者集中符合下列标准之一的,经营者应当事先向国务院商务主管部门报告,未报告的不得进行集中:

(一)全球所有参与集中的经营者上一财年的总营业额超过100亿元人民币,其中至少有两家在中国上一财年的营业额超过4亿元人民币;

(二)参与集中的所有经营者上一财年在中国境内的总营业额超过20亿元人民币,其中至少有两家经营者上一财年在中国境内的营业额超过4亿元人民币。

不仅是中国,大多数国家都有权批准跨国巨头之间的收购。2018年,高通希望以440亿美元收购荷兰汽车芯片巨头恩智浦。在收购过程中,高通需要获得美国、中国、日本、韩国、俄罗斯和欧盟等监管机构的批准。最后,由于中国商务部的拒绝,收购以失败告终。

在科技巨头拒绝并购的背后,政府往往考虑的是政治经济的稳定。博通之所以2018年收购高通失败,是因为对美国有“国家安全风险”;英飞凌迟迟不收购意法半导体的原因,不仅是法国人担心失业和技术流失,也是中美两国对市场稳定的要求。

事实上,为了通过各国政府的反垄断调查,收购方往往不得不“流血”,要么通过向当地政府保证售价不会上涨,要么通过向当地企业出售股份和发放专利来换取收购案的通过。

比如2017年,贝恩资本以190亿美元收购东芝半导体,被各国“放行”。但仔细看新公司的高管,你会发现运营权还是在日本人手里,东芝等日本公司的股份还是过半,这大概是其他国家同意“放行”的重要原因。

再比如,2011年8月,谷歌宣布收购摩托罗拉,2011年11月,收购案正式提交中国商务部审查,但直到7个月后,中国商务部才正式批准收购案,要求谷歌承诺未来5年免费开放安卓系统,并让谷歌承诺不区别对待摩托罗拉以外的手机厂商。

商务部要求确保Android开源的命令看似多余,但从谷歌事后的行动来看,它一直在加强对Android的控制。

安卓4时代。第十,谷歌取消了开源AOSP的一些系统功能,并将其转移到需要谷歌许可的GMS服务中;谷歌的Fuchsia OS“重塑”了Android系统,在解决Android碎片化的同时,也为自己获得了进一步的控制权(框架和语言由谷歌开发)。谷歌当时不愿意承诺商务部的“五年合同”。

无望的收购

可以说,只要是行业领袖之间的收购,不仅涉及两家公司之间的利益交换,还涉及全球市场的贸易平衡。从半导体巨头近年来的并购来看,中国、欧盟等经济体很可能会对英伟达发起攻击,而这次雄心勃勃的收购英伟达很可能会失败。

中国的态度不言而喻,欧洲对美国科技巨头的恶感也是近年来最高的:这两年欧洲国家一直要求美国科技巨头缴纳“数字税”,并彻查美国巨头收购欧洲小公司以捍卫其“数字主权”,其中谷歌、Facebook等企业首当其冲。

今年7月,欧盟正式撤销了此前签署的“隐私盾牌”协议(此前,只要满足安全要求,美国公司就可以传输数据),并开始严格限制欧美之间的私人数据流动。Arm在欧洲半导体行业的地位不言而喻,欧盟大概也不会放过。其实除了美国,全世界的态度

虽然英伟达收购arm很受欢迎,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这是一起曝光就知道结局的新闻。英伟达的算盘打的很好,但作为巨头,其一举一动并不能完全由自己决定。尤其是特殊情况下,老黄想象中的这个“梦”恐怕坚持不了多久。